争祖产 性情大变 陈巧明横行乡里(一)

2020-06-16

争祖产 性情大变 陈巧明横行乡里(一)

孟冬强洌的朔风不地刮吹着陈家默园的刺竹林叽嘎作响,园后门菜园聚着一群涂厝在地的欧巴桑,其中一位一开口就是一连串不平,「这拢是巧明封的啦,故意不给我们走这里!」欧巴桑的抱怨,引来其阿桑点头,「唉!伊阿祖、阿公拢没,到巧一辈怎幺变加这款形随着鹿港高中学生詹淳寓遭虐死案曝光,处在静田原一隅的陈家默园,突然成了目光焦点,有许多和美、伸港生的在地人,根本都不知道邻近有那幺一个大庄园,看到新闻播出后,好奇地结伴前往探寻究竟,让默园大门前不到六米宽的和厝路,险些被媒体的SNG车和看热闹的民众车辆堵死。

「伊少年时拢金乖,金好礼,看到长辈,一定会问好。」在伸港福安宫担任志工的阿婆,看到新闻播出陈巧明的行为,不敢置信地摇摇头,「好多年没看到伊,怎幺会变成这款?」

志工阿婆也是住在涂厝,离陈家默园不到一百公尺,和陈巧明的生母是好朋友,早年阿婆生下长子后,必须帮农,还将长子带到默园託给陈母照料;每天一早送去,下午接回,直到长子就读小学为止,陈巧明的母亲没有过半句怨言。

封路引发不满 镇公所协调无效

「那时巧明刚毕业回彰化教芭蕾舞,那个身形体格非常匀称漂亮,对人礼貌又客气,跳起舞来多好看啊。」陈巧明的母亲曾邀阿婆和几个邻居到彰化市看陈巧明教舞,几个阿婆看了陈巧明教舞的形影,感动地猛鼓掌。回想那一幕,志工阿婆忍不住摇头,现在的陈巧明和年轻时候,反差很大。

担任伸港湿地志工解说员的洪先生回忆,几年前,他为了协助推广当地观光产业,有意将陈家默园纳入观光行程,他找上陈巧明的胞弟陈昭明商量,陈昭明一听二话不说,当场同意,但陈巧明知道以后却是大力反对。

「那天,我到默园找陈昭明,被陈巧明看见以后,当场将我赶出门,还挥拳作势,要我不准再踏进默园一步。」洪先生纳闷,按照当地邻里往来的习惯,就算不同意,也都是好声好气地赔个不是,「歹势,可能不方便。」被拒一方也有个台阶下,绝不会有如此过激的反应。

封路的菜园,更是默园周围邻里不满陈巧明的另一个引爆点。默园的北侧的一条灌溉水圳长达三、四百公尺,水圳旁原闢有一条一米宽的田路,后来铺上柏油,方便附近邻居来往,田路有部分占用陈家土地,但陈家先人为顾念邻里方便,并未多加干涉。

年前,当地镇公所有意将原有田路拓宽成四米,可供汽车通行,陈巧明得知以后竟大动肝火,找来日月明功的灵修会员,搬了许多石头、石板将路封住,还将原有田路挖除,连同自家土地开闢成菜园,将原本可供通行的道路,硬生生拦腰截断。

镇公所找了县府、当地里长,水利会等多个单位,前往现场会勘,希望协调陈巧明让地。陈巧明以政府并未办理徵收,原本田路并非既成道路为由,不准拓宽道路占用她的菜园,态度非常强硬,加上周边还是有和厝路等道路可资通行,政府官员只好作罢;原本使用田路通行的附近邻居,也只敢在后面指指点点,不敢当面指责陈巧明。

堂弟惨遭围殴 会众唱歌盖呼救声

「那天在会勘时,陈巧明的情绪非常激动,还找来日月明功的会员在旁助阵,多次作势要推打会勘的公务员,让原本想好好沟通的公务员们不知该如何是好。」曾参与会勘的镇公所人员,原本不了解陈巧明为何会如此激动,后来听了陈家其他人解释,才知道陈巧明这几年来,性情已变成另外一个人。

「陈巧明解释,不让道路拓宽,是怕有小偷从后方侵入行窃,事实上,她应该是为了防止邻居从后门道路来往,不小心窥探到园内情况,才拒绝提供道路,以保持园内隐密性。」陈巧明的堂弟指出,先前的确曾连续发生两次小偷由后门围墙攀爬进入园内洋楼行窃,不仅偷走屋内电脑等家电设备,还将两大箱的祖传日本瓷器搬光。

「陈巧明这几年个性变得很极端,动不动就出手打人耳光,打成习惯了,连我都被打过。」经常回到默园照料老家的陈巧明堂弟,也曾被堂姊修理过,「像那些学员只要不合陈巧明的意,她当场就是一巴掌过去!」堂弟回忆,大约三年前,一群日月明功的学员又到默园整理环境,有两个学员在园内日池旁边连通沟渠做工,想要将沟旁树根挖掉,却将原本以鹅卵石叠砌成来的沟渠挖坏。

他见状出言阻止,陈巧明经过听到,不知怒火从何来,一个巴掌就朝他脸上招呼过来,当场把他打得不知如何回应。堂弟稍后回过神来,不甘平白被打,一拳挥中陈巧明!这下可不得了,在场十几名会众一拥而上,将堂弟围在地上痛殴一顿,堂弟大声呼救,陈巧明却指示在围墙外工作的学员大声对外唱歌,掩盖堂弟的呼救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