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 年7 月16 日:第一颗原子弹 (Atomic B

2020-06-04


原子时代起源于 1800 年代末期,早期有贝克勒尔(Henri Becquerel)和居礼夫妇(Pierre and Marie Curie)研究放射线。在他们之后研究放射线的科学家发现,放射线的衰变相较于化学过程来说所放出的能量相当庞大。可是它的释放过程是逐次的,并不连续,因此「原子能量」的可能性只是一个概念而已,没有已知的方法可将其实现,甚至在理论上也不可行。

但在 1933 年 9 月,当匈牙利的物理学家 Leo Szilard 提出,利用中子和原子核的碰撞(核分裂)以产生连锁反应的观念,可以相当快速地释放出能量,是一个可以製作炸弹的过程后,一切都改变了。

假如一千个太阳的亮光瞬间照耀天空,世界就像沐浴在天神的光辉中。1

我将成为死亡之神,毁国毁民。2 《薄伽梵歌》3

Szilard 的真知灼见比核分裂的发现早了 6 年。1939 年 1 月,波耳(Niels Bohr)公开宣布发现了核分裂,那时纳粹德国正决定以实际的武力征服取代纯以威吓的手段,来扩张国力,日本也同时入侵满州,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因此,美国政府成立了曼哈顿计画,急切地努力开发原子弹。曼哈顿计画终于製造出三一弹〈Trinity〉,于 1945 年 7 月 6 日 5:29:45 am 在新墨西哥州三一基地一处叫做「约那达」〈Jornadadel Muerto〉或称「死亡之旅」的沙漠中央引爆。

为了準备预计的三一弹爆炸作业,核爆人员首先于 1945 年 5 月 7 日执行所谓的「百吨测试」,将堆积在三一零号基地 800 码外木造平台上的 108 吨黄色炸药(TNT)引爆。在那高爆炸性的炸药堆中还埋着许多装有 1,000 居里(居里是放射性强度单位,每秒产生 370 亿衰变)反应分裂物质的管子。此测试可使科学家在用来测量震波的仪器上刻画上度数,也可进一步了解分裂物质爆炸后散开的情形。在準备三一弹试验时,科学家也同时準备运送作战用的原子武器到位于太平洋的蒂尼安岛(Tinian Island),以便儘早用来对付日本。

1945 年7 月16 日:第一颗原子弹 (Atomic B 7 月 14 日那一天,取名「小器械」(Gadget)的第一枚原子弹被升上 100 呎高的测试塔顶端,继而装上雷管。当最后的测试準备开始时,核爆人员将雷管与炸弹连接起来,就在日出前引爆了「小器械」。相当于 2-2.2 万吨黄色炸药的爆炸威力将钢铁塔蒸发了,蕈状云在几分钟内就上升到 3 万 8 千多呎高,站在地下壕后面的几个观察员都被震得平躺于地,爆炸的热量将塔四周的砂质土壤熔化,形成了薄薄一层称之为“trinitite”的放射性玻璃。

爆炸的震波将 120 哩外的玻璃震破,至少 160 哩外都可以感觉得到,而其所引起的闪光在整个新墨西哥州,部分的亚利桑纳州、德克萨斯州和墨西哥都可看得见。在测试场附近值勤的宪兵描述当时的热量就像「打开烤箱,甚至在 10 哩外也一样。」另一位爆炸的目击者说,甚至在 10 哩外,「就像太阳的热量照在脸上。然后,过了几分钟,真正的太阳升起,你感觉到相同的热度照在脸上。因此,我们看到了两次日出。」

三一弹一直到8 月6 日,第二颗绰号「小男孩」的原子弹在日本广岛上空 1,850 呎处爆炸,炸死大约 7-13 万人,炸毁大部分的广岛后才公诸于世。8 月 9 日,绰号「大胖子」的原子弹在长崎上空爆炸,炸死大约 4 万 5 千人,促使日本于 8 月 14 日宣布投降。战时所曾使用过的核子武器仅有这两枚,但全球自从三一弹试爆后,已知的核爆将近 1,900 次。

1945 年7 月16 日:第一颗原子弹 (Atomic B

欧本海默(左)和葛骆福(Leslie R. Groves)将军

今日,无人会否认原子弹的成功发展永远改变了世界的面貌。欧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1904-1967)在负责三一测试,见证了原子弹的后续发展后说得极好,他说:「不管怎幺说,物理学家都已领悟到罪恶,这不是粗鲁、幽默或是夸张就能完全抹灭的,而这也是他们无法忘记的知识。」

注1:欧本海默在看到第一枚原子弹试爆成功的那一刻想到的是印度教的经典《薄伽梵歌》中的经文。注2:几年后,他又补充说,试爆成功当时他还想到《薄伽梵歌》中 Vishnu 试着说服一位王子履行他的义务时所说的话「即使导致世界毁灭也在所不辞」。注3:《薄伽梵歌》(The Bhagavad- Gita)的字义是「被神保佑者(Krishna)的歌」,大约成书于公元前五世纪至公元前二世纪,是印度教的重要经典,简称为Gita。这是唯一一本记录神,而不是神的代言人,或先知之言论的经典书籍。

网上资料:

进一步阅读资料

Richard Rhodes,“The Making of the Atomic Bomb”; F. M. Szasz,“The Day the Sun Rose Twice”。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