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2020-07-27

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钻研莨染——香港目前只有安加俊一人全职钻研莨染技法,经3年多的不断试炼,其工作坊的晾晒处成为一幅深浅不一的啡色风景。(苏智鑫摄)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薯莨材料——薯莨是莨染的原材料,为中医药材,分布于广东、湖南、广西等地。(苏智鑫摄)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掌握窍门——安加俊开始学习莨染时,花不少时间摸索不同染料分量的染製效果,久而久之才掌握当中窍门,现对控制不同深浅度的啡色了如指掌。(苏智鑫摄)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工作室——安加俊的工作室放满了莨染製成品及不同布料,有不少是客人的订製品。(苏智鑫摄)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蓝染×莨染——图右是蓝染混合莨染衍生的特别色调,是安加俊最近的创作。(苏智鑫摄)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多元创作——这幅画作是安加俊的作品,他不想莨染啡色只局限于衣饰上,并表示将会有更多不同类型的作品出现。(苏智鑫摄)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莨染渗透啡色独特美

不知道啡色的魅力何在,能让本地莨染工艺师安加俊说出这番话:「如果世上只剩下一只颜色,我会选择啡色。」他更不时幻想,在乌托邦彼方,众人围着翩翩起舞,圈中站立的人,正是身穿全啡色调装束。问他为什幺锺情啡色?他答是「莨染」,并将自己跟莨染密不可分的故事娓娓道来。

走到安加俊(Onka)位于唐楼9楼的工作坊,大汗叠细汗。不知有多少人会如他般,为了创作走到天台日晒雨淋,更将鲜为人知的莨染当作职业,甚至视为命根?安加俊说:「以我所知,全世界大概只有30人做莨染。」多年前他还为了莨染而辞掉全职工作。他指向摄影师的鞋子说:「我想传承莨染文化,让更多人认识这啡色的内在美。」连摄影师也懵然不知,他脚上那双啡色鞋履出自安加俊手笔。

薯莨为染料 带出古朴感

那究竟何为「莨染」?他解释:「莨染的原材料来自中国药材——薯莨,它具有补脾养胃、补肺益肾的功效,亦为中国独有的植物染料,效果呈啡色。但不同地区、布料的不同织法及厚度,染出来的啡色也不尽相同,有偏橙或偏红。」薯莨还有很多特点,它可製成中国的纱绸製品,就如香云纱;它衍生而成的布料能予人古旧之感、很不完整、古朴而且层次丰富,用于古着服饰最适合不过。但正正因为以上特质,莨染在中国传统正规旗袍界并不讨好,其色彩的偏差、陈旧的味道,被视之为一种缺陷。但安加俊从瑕疵之中看见它的缺陷美,「没有一种美学可足够形容莨染,它同时承载了禅式美学、侘寂美学」。

复兴断层工艺

未接触莨染之前,安加俊亦由广为人知的蓝染作为学习起点,再接触与莨染效果相近的柿染,最后才选上莨染。「我翻查历史,日本之所以拥有兴盛的染法工艺,极大可能是由中国唐宋时期传入,不过日本将之重新演绎与昇华,令传统工艺传承至今。这令我不断反思,明明我们拥有独一无二的资源(薯莨),为何不将我们的文化遗产传承下去,让断层的工艺得以复兴,而不是一味学习日本的技法?」

安加俊说:「着手莨染首年,几乎没有收入可言,取材是一个难题,工作地方亦然。起初只在屋企后楼梯染,常遭投诉。还记得开始埋首研究,寻觅过数之不尽的植物书籍,十本只得一本提及莨染或薯莨,内容也流于空泛,只草草讲述其特性。」因此,莨染之路只能靠亲身经历,从错误中领悟。为了更了解莨染,他不惜走访杭州,寻找同路人,「做莨染的人很少,想找个志同道合者切磋也是非常困难的事」。

晒染一场耐性考验

莨染的製作过程繁複,耐性尤其重要。「先选出健康的薯莨,果肉呈深紫色、浅橙色多为劣质,要尽量避免。切割以后便将它们放进搅拌机搅碎成染料。将衣服放进莨染染料中,再落适量的水,待染色完全渗透在布料上便将其晾晒,让其在阳光下慢慢发色。如想加深衣服颜色,则需把晒晾后的衣服再次放进染缸中,重複以上步骤。试过为客人上30次色,作品会变得好硬好深色,犹如牛仔裤。」

他还解说:「曝光愈多的布料会愈深色,反之较浅,然而天气好坏,亦会对作品有直接的影响。材质方面,人造纤维不能染,因为效果参差。天然染料当然配天然面料较好,我自己爱用麻与棉质创作。麻质吸水力强,色调层次却不够棉质鲜明;棉的吸水能力比麻质弱,需重複上色。另外法兰绒亦不俗,质料本身凹凸不平,再加上啡色,质感更分明。」以上都是安加俊自行领悟的经验所谈。他的目标是将这天台作品带到对工艺有崇高层次的日本,「希望有朝一日,日本匠人向我们取经」。

「香港啡色第一人」

「遇上莨染,自此连旧爱蓝色也被我排拒。」他说啡色好像不吃人间烟火,尤其铁煤莨染,有秋意味浓之感,在芸芸啡色中最突出。「我很熟悉啡色,3年多的不断试炼,让我了解到落多少次染缸方可呈现自己想要的深啡色。」只用一种颜色作为创作调子,间中会不会对其他颜色心痒?「啡色的潜力太大了,在它的世界还有太多未知之数待我发掘与突破,就如不同的上染技法:套染、蜡染、印染,也有待尝试。况且啡色也有成千上万种,怎会叫人纳闷?」「香港啡色第一人」是安加俊最渴望得到的称号,因为这代表他的莨染被广泛认识和存在价值。

文:海盐编辑:蔡晓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