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师档案曾险训哭JR 重掌教鞭仍难救尼克

2020-07-27

日期:2014年12月16日

尼克战绩:5胜21负

禅师档案曾险训哭JR 重掌教鞭仍难救尼克

Phil Jackson并不习惯失败。在他执教芝加哥公牛和洛杉矶湖人的20个赛季里,Jackson创造了70.4%的胜率。在季后赛中,他的球队赢了68.8%的比赛。当然,还赢了那11枚总冠军戒指。

说真的,他执教的战果最接近负多胜少的一支球队是2006-07赛季的湖人,当时他们的战绩是42胜40负。

所以, Jackson要如何积极应对尼克这个灾难式的赛季?

“在每一场失利过后,我的缓解方式就是写我的赛后补救报告。这可以让我花上90分钟时间来详解我从球场上看到的东西,当我写完时,我通常会觉得好受一些。我把副本发送给Fisher、Rambis(助教)、至于他们会如何处理这些报告则全凭他们自由。”

在今天尼克对阵小牛的比赛前, Jackson坐在麦迪逊广场花园内的某间豪华私人包间正中的一张大圆桌旁。这是一个巨大的、派对规格的空间,大概能容纳土豪球迷和/或者公司之类的团体在赛前、赛中、和/或是赛后招待宾客。因为有痛风症, Jackson对桌上的海鲜视若无睹,取而代之的是,他从桌上的一个盘子里拿了腰果来吃。

必然,球队的所有失利都是让人痛苦的, Jackson说道,但一直仍在让他耿耿于怀的那场比赛是12月5日尼克客场被黄蜂压哨绝杀。当时尼克还领先1分,比赛的最后4秒黄蜂拥有球权。尼克还有1次犯规机会,显而易见的战略就是不管对方界外球发出来交到谁手上,你要上去犯规,越快越好。

“那种情况下你很容易就能料到球会交给Walker来打,” Jackson表示,“因为他是黄蜂队最出色的1对1得分手。预计的战术就是Walker利用罚球线位置的一个掩护摆脱开来,而现实的情况完完全全就是如此,Fisher猜对了全部。”

但是?

禅师档案曾险训哭JR 重掌教鞭仍难救尼克

“一切都搞砸了,”他说道,“我们让Walker过了一个掩护,协防的人处在挡拆中错误的一侧,最后一个上篮结束了一切。一场令人心碎的输球真的把我们的球员又打回原点。”

Jackson随后又哀叹起最近数场比赛的悲惨结局:客场输给火箭的一战,因为“我们无法阻止James Harden。”客场加时不敌小牛,“又一场我们本应该赢下的比赛。”客场打雷霆,正遇上Westbrook伤愈归来,结果大败而归。“这可以理解,Westbrook正处在兴奋头上,火力全开。”在迈阿密的那场也是类似的情况:“Wade脱离了伤病名单,痛宰了我们。”

而后在布鲁克林,尼克和篮网陷入一场白热战。Fisher在场边上窜下跳地做手势要求暂停,然而裁判们对他视而不见。

“事实上,” Jackson说道,“叫不叫暂停,Anthony真心想做的其实就是他最后所做的……运球过半场,然后出手。很遗憾,他没投进。”

在又输了几场球,而后在波士顿罕见地赢了塞尔提克一场后, Jackson改变了他之前所做的远离球场边的主意。

“我差不多又重新拾起了教练员的角色,我去给球队上了一堂录影课,”他说道,“我花了90分钟的时间去分析讲解15分钟的比赛过程,带他们过一遍我所看到的东西。我讲了所有的东西,从他们错误的步法,到他们不传球而是直接投篮。然后再到他们的防守,中路放空,门户大开。再到前场篮板被人抢爆。”

“他们通常打得混乱无章,总是很慢才去填补进攻体系的底角位置去促使‘三角’成型。后卫们经常把侧翼球员逼到底角,而不是利用自己去侧翼将球交给已经落好位,正在背打他们对位的防守人的低位球员,这才是建立进攻的最佳方式。他们也不重视掩护的机会,特别是弱侧的掩护,他们过于急切,以至于无法滑向强侧。做了出色的掩护,结果几乎没有一个球员在卡位。”

Jackson还指出尼克欠缺“自动进攻”的意识,不管什幺时候,只要有球员拒绝拿球,你就应该这幺打。“他们不做命令要求的回切,却个个喜欢干站在周围,要幺就是离攻击区域远远的。”

在他的录影课上, Jackson挨个一一责问他的球员们。“你来告诉我,在这次进攻中你都在做什幺?然后再跟我说说,你本该怎幺打?如何在球场的攻防两端正确执行战术,全看你的认知和预判——但这些球员中的大多数人都欠缺这种技能。”

那幺这次插手的结果如何呢?

“接下来的比赛是在主场对阵暴龙,还是同样的问题,他们完全在重複同样糟糕的事情。很遗憾,那又是一场我们本有能力赢球的比赛,主要是因为暴龙对我们太轻敌。比赛期间,Terrence Ross有4、5次利用掩护甩开了小Hardaway从底角杀出来,得了不少轻鬆的上篮得分。小Hardaway太自觉了,一直为此自责,他自己的个人进攻也因此受到了影响。”

正如 Jackson在数个场合说过的一样,尼克打球太怕输,而不是想赢。这种消极想法的趋势导致他们无法把比赛中获得的巨大领先优势化为最终的胜势,比如对阵骑士、金块、塞尔提克就是如此。

“这些球员中有太多人不愿意改变他们固有的打球方式……那种单打独斗和掩护之后扮演固定角色的打法,”他说道,“可这幺打,我们并没有足够能赢球的天赋。如果我们全员都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执行三角进攻的方针中,同时在防守端也有一样的态度,那幺我们就能赢下我们该赢的比赛。但要实现的话,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因为球员们对于这种改变很抵触,甚至试都懒得试,他们在场上太消极太被动,我们的行动像机器人一样,我一直在等待这支球队开始利用这种进攻体系打出个人和集体性。”

“球队的整个态度以及这儿的整个文化都必须有所改进。”

把尼克重新推翻重建的话还需要太多东西。9名尼克球员都处在他们的合约年,包括Stoudemire、Bargnani。“一个更容易点的操作就是从我们的发展联盟下属球队里召上来一个球员,也就是之前我有提到过的:Galloway。他是一个得分后卫,但也在学习怎幺打组织后卫,” Jackson表示,“我相信他会拥有一个稳固的NBA前景。不过一些其它的球队也在打探Galloway,到了1月15日(可以开始提供10天短工合约的日期)的时候他必然会被某支球队召唤。我猜到了那天,半夜12点一过我就得马上打电话。”

与此同时,尼克的几位重要球员出现的伤病问题让悲惨的局面变得甚至更糟。

“Anthony右膝盖骨后面的一块软骨鬆了,” Jackson说道,“如果你近距离地看他打球,你会注意到不管什幺时候,当他跳起来后,他总是试图用左腿支撑落地。在赛季结束前,我就已经料到这一步——我们最终不得不让他提前结束这一季。”

Shumpert肩膀脱臼,JR足底筋膜小撕裂,这让尼克的后卫阵容变得相当单薄。不过,更烦人的还是Bargnani的各种伤病。“就在前几天的训练中,” Jackson回忆道,“他在跑一些基础性的无对抗技巧训练、防守滑步、防守时的边线掩护卷切时都并无问题。然后,当我们开始跑一些5人组的无对抗进攻配合时,Bargnani就下场了。当我问他为什幺不在场上时,他说他被告知只能做点热身性的训练。”

这显然不是 Jackson希望他的球员拥有——同时也是他要求要有的那种斗志和拼劲。这些事情带来的结果就是, Jackson已经开始考虑休赛期里自己有机会去追求的那些潜在的自由球员了。

“Monroe,必须的。他能在低位要得到自己的位置,而且要位能够保持得住,他还是一个出色的传球手,他的问题在于在场上的速度不快,还有就是他是否能防守。”

其他合意之选包括Robin Lopez,一个完全自由球员;限制性自由球员Kanter;还有Mozgov,他下赛季的合约有球队选项;然而,DeAndre Jordan才是Jackson最想要的中锋。“他在进攻端从不触球,Doc Rivers时刻都在对DeAndre Jordan挥鞭子,但DeAndre Jordan是这个联盟里最出色的防守型中锋,”他说道,“可惜我们永远都无法得到他,因为只有快船才有权利向他开出能开的最大合约。”

和尼克灾难性的崩塌同时发生的是纽约媒体对 Jackson的无情批判。他们声称这支球队的天赋并不足以胜任三角进攻。

“胡扯,” Jackson说道,“只要把三角进攻执行到位了,任何球队都会变得极具竞争力。”

还有 Jackson回他在洛杉矶的家中呆了几天这件事也被拿出来批判,当时尼克正在征战西南客场之旅。

他乐了。

“我就像一只雨中的鸭子,” Jackson说道,“所有这些东西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根本不予理会。”

他的球队?可没这幺轻鬆。

“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打得足够卖力,”他说道,“但无法维持那种能量。我们犯了太多的错误,这让人加倍沮丧。”

日期:2015年1月10日

尼克战绩:5胜35负

禅师档案曾险训哭JR 重掌教鞭仍难救尼克

回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Phil Jackson在执教阿尔巴尼地主队时,我是他的一个助理教练,通常我们在比赛日的例行安排由以下事项组成:

*65分钟的车程,从纽约的伍德斯托克开到阿尔巴尼去组织上午10点的投篮训练。

*在附近一家健康俱乐部里的名为‘鹦鹉螺环行训练中心’里进行一次训练。

*在那家俱乐部的小球场上来回飞奔,打上30分钟的1对1比赛(我和菲尔交手的战绩大概是1胜125负)。

*在桑拿室里开个会。

*在我们最爱的中餐馆吃午饭。

*在天鹅街的一家吧里享用餐后甜点,尽情品味点缀了百利甜酒的超大杯咖啡。

*动身前往华盛顿街兵工厂球馆,準备即将到来的比赛。

所以今天,我们又来到了Shun Lee West——一家位于65街的中餐馆——之前尼克刚刚吞下一场82-110负于黄蜂的惨败。这也是尼克的第15场连败。

车快开到餐厅时, Jackson从他的司机兼保镖马蒂那儿拿了一枚2角5分币。

“好了,” Jackson对马蒂说道,“我要抛硬币了,你来猜正反。如果你输了,你必须去泊好车,然后一直等到我们吃完为止,接着送我回家,然后送查理去港务局(译注:此处极可能是指代纽约港务局巴士总站)。如果你赢了,你可以直接回家。”

“反面,”马蒂说道。

他猜对了( Jackson没把话说完,如果马蒂没有猜对,他会继续抛这枚硬币,直到他猜对为止)。

不知道 Jackson是不是被认出来了,我们被领到一张角落的半私人专属餐桌,但用餐的人或是餐厅工作人员没一个重複打量过他。上过汤后,他开始聊近来那笔三方交易的源由,也就是送JR、Shumpert到骑士,换来3份非保障性合约——还有骑士2019年的二轮籤。

11月的西南之行,尼克一场未胜。他们输给火箭、小牛、雷霆,然而, Jackson的手下还有更糟的讯息在等着他。

“JR一直出现一些不当的行为,而且养成了队会迟到的习惯,或是乾脆整个会议都不参加,” Jackson表示,“另外,Shumpert和小Hardaway都在不断退步。所以我决定分别同他们面谈一下,试着去找找是什幺在困扰着他们——如果有的话。”

JR是这份名单上第一个被谈话的人。“我们谈了他对媒体发表的言论,他对媒体称我们队的得分后卫深度本该是球队的优势所在,但迄今为止并没有打出这种效果,” Jackson表示,“他本应该承担起第二阵容的得分重任,但他并没有做好这个工作。我还说了,因为你那令人无法接受的行为举止,所以现在你在这支球队里身背了2点不利于自己的缺点。他基本没回答我什幺。他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有一双母鹿一样的大眼睛。当时他看起来彷彿要哭出来似的。不过最后他回答我,说是因为自己和女友之间出了点问题。”

接下来是Shumpert。“在客场同小牛之战伤了臀部后,他的表现迅速下滑。他是否还有其它麻烦?有没有其它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的状态下滑?他说,‘没有。我也不知道我的表现到底出了什幺问题。’和JR一样,什幺问题也没解决。”

Jackson说,小Hardaway的反应更积极一些。“我告诉他,他的出手纯粹是在把球扔出去,而不是投球。而如果和他对位的球员在另一边半场得分了,他会通过迫使自己去做一些强投来在对方身上找回面子。再加上他的糟糕防守一直在伤害球队。他没办法锁死三分投手,没办法做到让他们不得不在场上运球,他不信任协防的帮助会在对方第二下运球时及时赶到。但是,Fisher还是告诉我,Hardaway的防守事实上一直有在进步,所以我对这方面并没有唠叨得太多。”

Hardaway看起来有把话听到心里去, Jackson说道,他还发誓要苦练改掉自己的缺点。“在新年前夕,我们在洛杉矶打了一场中午时段的比赛,对手是快船,” Jackson说道,“我们留在洛杉矶过夜。我问Fisher,哪些球员是最让球队分心的。他说儘管JR从未和自己顶过嘴,但他总是阴沉着脸,情绪不佳。Fisher担心这种负能量会传染全队。”

Shumpert的问题又另当别论。“我喜欢Shumpert,” Jackson表示,“但他有一个很闹腾、很夸张的性格。对于其他大部分球员来说,和他相处很困难,特别是如果事情没有按着他的意思来发展,或是球队不顺的话。”

其它让人讨厌的球员还有Dalembert,在赛前的更衣室内会议上,他竟然呼呼大睡起来。

“在Fisher看来,这些暴露出来的问题都是无法助益球队扭转乾坤的,更重要的是,这些对于我们正在努力构建的球队文化并不合拍。”

Jackson没得选择,他不得不做一笔交易。

“我们和骑士做了交易,因为那儿是能让JR、Shumpert立即发挥作用的最佳去所,而我们则腾出了薪金空间,这就是我们从这笔交易中得到的好处。”

在拍板交易前,他有没有问过Anthony的意见?毕竟Anthony整个职业生涯几乎都在和JR当队友。

“完全没有,” Jackson说道,“如果我这幺干了,Anthony在面对媒体询问他交易的可能性时他就不得不去撒谎。如果我们有机会换来一个全明星球员,那我当然会询问一下Anthony,问他是否能和这个球星一起打球。否则的话,还是适当性地避免让他捲进来。”

在这笔交易中被送到纽约的3名球员立即被裁,然后Amundson、Thomas很快就又签了10天短工合约。“他们可以帮到我们,” Jackson表示,“Amundson有经验,他可以肉搏,他清楚自己的角色。Thomas是一个出色的投手,而且Fisher说了,他在雷霆打球时就对Thomas有了解,对于这个球员他个人的评价是很好的。我觉得我们有两份10天合约的观察机会,所以大可以近距离观察一下他,因此我们也籤下了Thomas。

餐厅老闆在我们的服务生上清蒸鳕鱼这道菜的时候一起跟过来了,借这道菜的机会,老闆拿出一张老照片,照片中的 Jackson年轻很多,他还穿着一件芝加哥公牛队的运动服。 Jackson很是高兴,当即答应了老闆提出的签名要求。他在公牛的那段时光现在看来已经相当遥远了,眼下他的尼克更接近拿到乐透抽籤的高顺位,而不是在战绩排名上的高排位。

最好的情况,尼克成功抽中了状元籤,摘下中锋Jahlil Okafor,儘管 Jackson认为Okafor的侵略性可能不够。

“再说,如果你仔细看过NBA里那些杜克大学出来的球员,抛开Grant Hill不提,有哪一个达到了期望值?”

最糟的情况,尼克只抽到4号籤。“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我有兴趣了解一下Mudiay那孩子,就是现在正在中国打球的那个。”

Jackson还补充说,自由球员市场要比选秀来得更为可靠:“明年夏天会有多达193名自由球员,其中一部分是限制性自由球员,但大多数都不是。所以,真正而言,我们做那笔交易主要是因为我们需要更多的薪金空间,这样才有能力去籤一些我们喜欢的球员。我们省下的差不多800万美元的税金也是很有帮助的。”

即便如此, Jackson对于在下赛季的大名单上增加5名或更多数量的新球员依然不是太热衷。他更想儘快去做的一件事情是引入若干有经验的NBA老将:“我的想法就是利用余下赛季的机会对他们加以灌输,让他们在Fisher的比赛计划中适应起来。这些也许要到交易截止日才会实现。”

Jackson考虑着他必须放弃的交易诱饵,Prigioni,他说道,这是一个很明显的选择。

“他37岁,且下赛季的合约足够小,这可以诱惑一支争冠球队拿他来当替补。Calderon也一样……如果一支冲击总冠军的球队需要在控卫方面增加一些稳定性,那幺我们会倾听他们的交易方案。会有球队想给Bargnani一个机会吗?我试过,但没有任何回报。也许他是又一个卸掉薪金包袱的选择。也许我们要自己嚥下苦果,把他裁了。无论如何,我们现在是四处出击,搜寻目标。”

好的方面, Jackson再度称讚了Galloway。“他有宽阔的肩膀,长长的手臂,有天赋,还有良好的训练态度,他在NBA会拥有一段很不错的职业生涯。”

他也喜欢Cole Aldrich。“他的问题在于,在坐了4个赛季的板凳后,现在他被要求去承担先发球员的出场时间。所以,特别是自从Stoudemire休战后,Cole真的累得不行。”

小Hardaway怎幺样?

“我们希望Hardaway可以让自己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先发球员,但他一直都不稳定,不稳定的程度让人吃惊,” Jackson表示,“有时候,一个教练的性格和某一个特定的球员仅仅就是单纯的不合拍。小Hardaway和Fisher就属于这种情况,但我会等到赛季结束再说,看看到时候Fisher是不是有什幺话要说。小Hardaway仍然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他想成为优秀的球员,如果他能学会怎样提升自己球技的方方面面,那他有机会实现目标。”

Anthony呢?除了Calderon外,他是唯一一个身背长约的球员,一旦我们进入正轨,他会在三角进攻中打得风生水起。如果这事由我来决定的话,我更宁可他儘快做手术,越快越好,因为这伤还需要花费6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痊癒。而且,说真的,这个赛季他打或是不打,能带来什幺区别?赢20场球,或是25场球并不能让我们打进季后赛,而带着身体上的伤病麻烦去征战既不符合他本人的最大利益,也不符合我们的最大利益。”

幸运饼乾端来了。 Jackson的那个写着:“两个人之间最短的距离是一个微笑。”

儘管天冷得厉害,大风凛冽,我们还是决定走上10个街区去他的寓所。街上满是行色匆匆的路人,儘管其中一些人偷望了 Jackson几眼,但没有一个人对他微笑。

延伸阅读:

禅师档案:Phil Jackson转职总裁 日常工作全曝光

 


上一篇:
下一篇: